誰にでも、過去があるのでしょう

 

不管是誰,都有一段過去吧?

 

愛してる人を、彼のすべてを受け入れることができるのでしょう

 

愛一個人,就能包容他的所有對吧?

 

私、貴方の過去に拘らず、貴方の未来には幸せになって欲しいんです。

 

我不在乎你的過去,我在乎的是你的未來,希望你能變得幸福。

 

もしも………貴方は私を怨んでる……………

 

如果………你還是怨恨著我………………

 

……ならば撃って下さい。

 

……那麼就請開槍吧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過去(一)

 

 

 

 

 

孩提時代,我喜歡一個人坐在夜晚的峭岸上。

仰望著墨空繁星閃爍,俯瞰著玄海波瀾壯闊。

 

我想,我活著是為了什麼?為了讓這個世界更加有趣、熱鬧?

可是,我的嘴角無法上揚微笑,我的雙眼就只是淡漠地看著,默默接受周遭的一切。

 

我一直覺得,自己有哪裡出錯了。或許是出生以前就是個錯誤。

過於冷靜的自己,過於無動於衷的自己。

就像是還沒開始嚎啕大哭,就覺得煩人厭倦了。

就像是火種還沒完全燃燒,就被硬生生澆熄了。

 

啊啊,怎樣都好。

 

 

在那片竹林當中,有個紅衣青年發現了初生的我。

他興高采烈地對我說『唉呀呀~是新的國家誕生了阿魯~』。

不知為何,從他身上感受到一股萬馬奔騰於遼闊草原、及西山薄暮的黃昏氣息。

是啊,所以我就回應了他,『日落之國你好,我是日出之國日本』。

結果他很生氣地罵我是沒禮貌的【倭奴鬼子】,一臉鄙夷的模樣,讓我很是受傷。

我只是客觀地陳述事實啊,雖然他也是客觀地陳述事實啦,我的確比他矮得太多太多了。

 

當他擅自把我抓抱起來,同一隻可笑的謎樣生物放在竹籃裡,一路風塵僕僕地、返回老家的領土……

我凝視著這一切一切不可思議的異國景象,路人們也對我頻頻回首。

雖然他熱情地對可疑的大叔介紹我的來頭,我還是覺得格格不入,很想立刻逃離這裡。

因為與紅衣青年有著相似的五官臉孔,可疑的大叔竟然一口斷定我是他在外面偷生的兒子。

不要開玩笑了。雖然我們長得很像,但是我很肯定這傢伙只是我的遠親吧?

 

幾百年匆匆飛逝,紅衣青年的外表依舊,而我亦已長大成人。

我在他家遊學的漫長歲月,一點一滴地慢慢了解著這個人、【王耀】。

 

別看他一臉人畜無害的裝可愛模樣,他老兄決計不是什麼純情處男。

其變臉速度之快,就像是我熱衷於翻閱那厚重的古書籍一樣。

其換床伴的頻率,就在短暫數秋之間更迭,迄今無例外對象。

心口不一、十分複雜的存在,對外看似強盛的他,實際上內部紛爭不斷。

他的身邊偶而有複數女性跟隨,有時是人類女子、有時則是與我們相同的特殊存在。

從稚女到老嫗…被她們包圍住的王耀,儼如坐擁後宮三千的帝王。

 

『怎麼樣?你很羨慕我嗎?』

『…不,在下惶恐。』

『……說什麼惶恐,你也到了玩女人的年紀阿魯。』

『……………不,比起抱女人,我更愛抱著書本入睡。』

『別老是說不啊,不經一事不長一智,你不是很有求知慾嗎?這種事可是很值得探究的啊。』

 

……求知慾跟性慾是不一樣的東西吧?我想。

此時王耀無意間的煽動,竟也種下日後我衝動的苦果。

是啊,我畢竟也算是個男人,下半身也同樣渴望求知呢,呵呵。

 

每當白日風光地征戰完一座村落,黑夜的王耀便親自馴化一個最大的戰俘。

想咬舌自盡以保貞潔的女人,他重重掌摑對方,將一團布塞進她嘴裡。

即便是男人,他也面不改色地欺上身子,狠狠壓制住、將對方去勢。

無數的白日黑夜、無數的血腥暴力,染紅了他的衣裳、加深了他的陰霾。

是的,他不情願幹這些齷齪骯髒的事,但卻一直遵循著本能幹下去,被【什麼】驅使著。

 

『我要讓所有人都忘不了我,只消一眼、就能將這一身豔紅烙印進心底。』

 

害怕 憎恨 反抗 

 

轉而 戰慄 崇拜

 

等到完全愛上【王耀】這個存在,為了他去死也甘之如飴。

罪孽深重的紅衣青年,卻在某段時期、開始倡導仁者之道和儒家思想。

瘋狂掠奪他人的惡魔,同時也是個渴望被愛、怕寂寞的神仙。

…到底是怎麼樣的【過去】,才會造就出現在的他呢?

 

『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其實,這種事還是要跟真正喜歡的人做才好吧。』

真正的魚水之歡。

『但是,一直等不到真正喜歡的人出現,所以只好對無辜的人發洩了。』

虛偽的露水姻緣。

『王耀大人,我和你不一樣,我會一直等到真正喜歡的人出現,再奉上我的身、我的心。』

不為了什麼目的,單純只為了一個人。

『噗……哼,這是我目前所聽到過的笑話中、最天真的一則了。真正喜歡的人啊……』

王耀嗤笑著低下頭,看著一顆平凡無奇的路邊石子。

『我啊,在很久很久以前,也曾經像你這麼天真呢……』

『……王耀大人?』

 

 

 

 

 

很久很久以前的過去……我也曾經想把全身全靈,奉獻給一個女子呢。

除了是【那方面】的啟蒙先師,也教會了我殘酷背叛之後的【堅強】。

 

從此以後我不再主動愛上人,而是要讓他人主動愛上我。

這就是我王耀的【堅強】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(待續)

創作者介紹

This Fisher

moonc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